眼视光主页
视点要闻

深切缅怀孙葆忱教授

作者:瞿佳 核稿:    文章来源:办公室    点击量:2    发布时间:2022/5/6 10:34:22

惊悉孙葆忱教授逝世的消息,倍感悲伤。此刻身处温州,不能亲身前往悼念,眼前浮现孙教授的音容笑貌,和我们过去交往的美好时刻,引发我浮想联翩,一时间思绪万千。

孙教授年长我二十余岁,是我的良师、益友,更是我的兄长,我们的交往确让我感到是非常不同寻常的。

初见乍惊奇

第一次见到孙教授是1984年的春天。那年4月,我和王光霁教授一道到北京参加协和张承芬教授的眼底病学习班。王光霁是刚从美国归来的温州医科大学教授,对于当时西方发达国家所开展的低视力诊疗有相当的了解,但是对于中国开设低视力门诊的情况不甚了解。借着到北京参加学习班的机会,我们就向北京学界的同仁们打听何处有开设低视力门诊。有人向我们介绍说,同仁医院的孙葆忱教授已开先河,他是中国最早开设了低视力门诊的专家。闻此,我们即刻动身,慕名拜访孙教授。

八十年代仍是改革开放的早期,当时我们的穿着打扮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素颜,乍一见到孙教授,虽然穿着白大衣,但是他打着耀眼的领带,戴着时髦的金丝眼镜,又有着山东大汉典型的魁梧身材,气宇轩昂的样子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孙教授欢迎我们的到来,与我们侃侃而谈,介绍了低视力康复学科的意义和他在北京同仁医院建设的低视力示范门诊。谈到深处,教授还对我们回温州后开设这样的门诊提出了期望。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孙葆忱教授,也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接触到的低视力门诊。

回到温州后,我们怀着希望努力地把对于低视力门诊的想象变成现实。到今天,我们在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眼视光医院已经建成了低视力康复中心,已经成为目前全国最大、设备最齐全的现代化低视力视觉康复中心,许多外国友人和学界同仁来参观时,赞誉我们温医大眼视光医院低视力中心在国际上也是很领先的。我想,作为中国低视力门诊的先行者,孙教授的影响和示范作用对于今天我们中国在低视力康复学科上的发展是功不可没的。

相识亦相知

今天,眼视光学这个专业已经被大家所熟知,温州医科大学(当时的温州医学院)在1988年设立眼视光学专业,是全国最早做此探索的院校。今天我们回望眼视光学的创立和成长,是离不开孙葆忱教授的鼓励和帮助的。如今回忆起这其中缘由,我更是感到与孙教授的缘分不可思议。

1984年慕名拜访过孙教授以后,期间并无太多机会能与孙教授交流。1986年,我和王光霁教授一路从温州到深圳参加学术会议,至今记得我们下榻在深圳的园丁大厦,无巧不成书,机缘巧合竟然我和王光霁教授与孙教授三人住到了同一个房间里。此行来深圳,我和王光霁等教授先经金华至广州再转车到深圳,在一路向南的绿皮火车上,我与王光霁教授还有温州的几位教授开始讨论起了眼视光学的雏形。到了深圳,我们的讨论还正火热,并且孙教授也加入了我们的讨论。在深圳的园丁大厦,我们彻夜长谈。从西方当时设立的视光学之利,到其与眼科学分立之弊,孙教授还给我们详尽地介绍了澳大利亚视光学的情况。集思广益,越辩越明,经过热烈的讨论,我们怀着满腔激情回到温州,着手设立眼视光学专业,1988年经政府批准正式建立了眼视光学,到今天取得了一些成绩,而此间种种历程,有着最初孙教授的鼓励、支持和推动作用。

见微知著时

19903月,我、孙葆忱教授、还有当时天津眼科医院的院长王思慧教授三人结伴成行,一起前往澳大利亚墨尔本参加在那里举行的第二届国际低视力大会。在澳大利亚,我很幸运和孙教授又住在了宾馆的同一个房间,我们住食同行了近半个月,无所不谈。孙教授谈起他在文革中坎坷的境遇,但逆境的困难没有令他气馁,即便是在怀柔县医院,他也时刻关注着国际眼科学界最新的发展。他把握住改革开放的机会,很早就到了澳大利亚留学进修。到了国外,通过他的艰苦努力,学成归来后把低视力康复这一学科带到了中国。不仅在中国开设了低视力康复专科,也在眼科学的科学研究和学科推广上做了诸多卓有成效的工作。

在澳期间,我们除了参加学术会议,也吸收西发达国家的新事物和新经验。与孙教授同行,我又一次领略了他山东人的豪迈与爽直,他的学识、为人给我留下的不止是深刻印象,更是一辈子的深远影响。

久处更感恩

1992年我们建立了卫生部视光学研究中心,随后举办第一届卫生部视光学研究中心顾问委员会会议。孙葆忱教授应邀成为我们学术顾问委员会的委员,对中国发展视光学的工作给予了大量强有力的支持。对于我们当时尚属于发展中的温州医科大学眼视光光学科所呈现出的创新和工作始终给予强大的支持。无论是我们的学术会议、还是我们组织的研究生答辩,都不遗余力地帮助和支持。我们的国家规划眼视光学系列教材中低视力学科教材的编写得到了孙教授的鼎力相助。每当我们在工作上遇到问题,只要敲响北京后沟胡同北京眼科研究所的门,向孙教授请教,他总是不厌其烦地、旗帜鲜明地提供支持和帮助。

微信图片_20220506103109.jpg

微信图片_20220506103132.jpg

交往二十余载,我视孙葆忱教授为师长、兄长,同时也是箴友,我珍惜我们之间的深情厚谊,作为忘年交,我们不时有争论甚至高声,但是我们的情谊与友谊与日增进。今日得知孙教授逝世,痛心不已,斯人已去,但他对低视力学科的贡献、对眼视光学和温州医科大学的帮助,对推动中国眼科事业的发展,我们将永远铭记于心,孙教授的伟大事业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他将永远激励我们不断前行。

谨以此短文纪念孙葆忱教授!

                                                            202255日晚 于温州

                                                                  瞿佳 泣笔


--友情链接--

官方微博

微信公众平台

SHARE IT
Copyright 2020 © 版权所有温州医科大学眼视光医院技术支持: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眼视光医院信息管理处联科科技
Copyright 2020 版权所有温州医科大学眼视光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