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1
12
1
12
 
文化活动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活动

钱江晚报:敢为人先,浙江省眼科医院开创引领国际的眼视光“温州模式”

作者:张冰清 来源:钱江晚报 发布时间:2018/10/29 10:27:03 【打印文章】

站在排满大写字母“E”的视力表前,捂住一只眼睛,从上到下分辨“E”到底是朝哪个方向。这样测视力的场景,相信你一点也不陌生。那你有没有想过,这个视力表到底是怎么来的?

VCG21ce972799f.jpg 

这就不得不提浙江省眼科医院(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眼视光医院)的鼻祖人物——缪天荣教授。上世纪五十年代,他发表了眼科领域的重大研究成果“对数视力表”和“5分记录法”,为日后的眼科光学研究奠定了基础。 

10月26日,浙江省眼科医院(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眼视光医院)迎来20周年院庆。今年也是眼视光学院创建30周年和眼科光学研究室成立40周年。 

从缪天荣教授首创视力检测方式开始,几代眼视光人一直践行温州人骨子里“敢为人先,敢想敢干,敢破敢立”的文化基因,开创了眼视光的“中国温州模式”,并取得丰硕的科研成果。 

现在,这个模式已经在全国遍地开花,甚至在世界立足,为世界眼科贡献了中国力量。 

一笔一纸一尺

算出视力表上的“E”大小应该相差多少 

1958年,温州医科大学从杭州迁校来温州办学,温州人缪天荣教授随之南下。 

“当时可以说是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缪教授几乎是靠一支笔、一张纸、一把尺来做研究。”缪教授的弟子,现省眼科院长瞿佳教授回忆说。 

我们知道,长度可以用尺子来量,重量可以用秤来称,那视力应该如何衡量?当时,世界上并没有一套通用的方法来检测视力。 

第二年元旦,缪教授在温医大的创刊号上发表了“对数视力表”和“5分记录法”的研究成果,这就是现在视力表的雏形。

269276033.jpg 

缪教授在做研究

缪教授采用三划等长的正方形“E”作为视标,其每一笔划或空隙均为正方形边长的五分之一。视标排列每10行相差10倍,算下来,上一排的“E”约是下一排的1.258925倍。视力表还规定,远视力表的标准距离为5米,近视力表为25厘米。

瞿佳说,视力表是缪教授一生心血的结晶,他纠正了100多年来的一些错误表达,“缪教授会六门语言,并且数学极好,这是他科研的重要武器。” 

513685896.jpg

缪教授给学生授课 

但当时,中国和国外的学术交流不多,直到1986年缪教授才在罗马的第25届世界眼科大会上宣读了相关论文。国外眼科专家惊讶地发现,缪教授的视力表比美国同行发明的早了3个月,是名副其实的首创。 

1978年,缪教授的对数视力表与五分记录法获得“全国科学大会奖”,这套方法也成为了全球测量视力的金标准。同年,温州医学院眼科光学实验室成立,招收了首批眼科光学研究生,他们在缪教授的带领下继续在眼科光学领域孜孜不倦地探索。

1978年,缪天荣教授和第一批研究生在一起

开创眼视光的“中国温州模式”

各大医学院纷纷效仿 

在省眼科医院工作人员眼里,瞿院长是个“神人”。天生远视的他,鼻梁上总架着一副特制的眼镜,厚厚的镜片挡在眼前,让你猜不透他又有什么新想法。 

照理说,这样当个普通医生都难,他却一手缔造了眼视光的“中国温州模式”。一个参观过医院的外国同行说,这是让“impossible”变成了“I’m possible”(变不可能为可能)。

1720249535.jpg

瞿佳是缪教授的研究生,考前大家都不看好他,觉得远视会影响做手术和研究。但他拜访缪老时,缪老鼓励他可以“扬长避短”,既然无法专注临床,那就多花费功夫在视光学研究上。 

上世纪80年代,眼科光学首届研究生王光霁从美国学成归来。瞿佳记得很清楚,在往来温州和深圳的火车上,师兄告诉他,美国的眼科学和视光学是完全分离的,两者经常“打架”,到头来两者的发展都受阻。 

他们越聊越起劲儿,催生出一个想法:为什么不尝试把眼科学和视光学结合起来,创建一个眼视光专业?后来,他们真的向教育厅申报了这个专业。 

这一次,瞿佳又不被看好,“当时别人都说,这个专业三年内必死。但我们温州人就是敢为人先,砥砺前行,硬顶着压力办下来了。” 

2012年,眼视光医学专业正式纳入教育部本科专业目录,已有15所医学院校设置了五年制眼视光医学专业。 

在教育上取得首创性突破后,瞿佳又大胆地将“中国温州模式”延伸到科研和医疗领域,成立了卫生部眼视光学研究中心,创办了国内第一所以“眼视光”命名的眼科专业医院。 

现在,省眼科医院开始向集团化发展,除了温州总院外,已在海南、上海、杭州等城市建立了10家分院。 

2010年在杭州开设的院区,是与温州总院关系最密切的,沈丽君、赵云娥等几位有着20余年临床经验的名医专家常驻杭州院区,医院专科齐全,尤其在视光学、眼底病、白内障、青光眼、儿童眼病等方面,在国内乃至国际均处于领先水平。8年来,杭州院区帮助无数人实现了重见光明的愿望,也发展成为技术和服务处于领先水平、在杭城具有一定知名度和好口碑的眼科专科医院。

152234142v7u.jpg 

受世界眼视光学会的委托,学院还制定了“眼视光”的中文定义。“眼视光体系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得益于一直秉持的‘大眼科’理念和‘一体化’格局,也得益于即使面对众多不确定甚至质疑,依然坚守的初心,”瞿佳说。 

近视发病机制研究取得突破

科研力量助力近视防控 

今年9月,一座高22层、近5万平方米的“眼视光医教楼”投入使用,这意味着省眼科医院成为全球空间最大的眼科机构。眼视光医教楼里,除了日常的手术和治疗,每天还上演一场场头脑风暴——眼视光领域诸多研究成果将从这里出炉。

 

同时,中国眼谷——温州眼视光国际创新综合体项目也正式启动。它依托省眼科医院的医教研水平,结合温州龙湾国家级高新区的区位优势,专注眼健康,集聚临床、教育、研究、孵化、产业等功能,堪称眼健康领域的“硅谷”,计划明年10月投入运营。 

中国是近视发病率最高的国家之一。世界卫生组织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目前我国近视患者达6亿,青少年近视率居世界第一。高中生和大学生的近视率均已超过7成并逐年上升,小学生的近视率也接近40%。

近日,教育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共同起草的《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提到,到2030年,小学生近视率下降到38%以下,初中生近视率下降到60%以下,高中生近视率下降到70%以下。 

省眼科医院副院长周翔天教授表示,除了培养眼视光人才、制定行业规范和标准、组织公益活动,医院的科研成果也在助力近视的防控。最近,瞿佳教授和周翔天教授带领的研究队伍就在近视发病机制研究上取得突破性进展。 

研究人员发现,巩膜缺氧不仅存于近视动物模型,还可能是人类近视形成的关键因素,“巩膜缺氧可能是近视视觉信号从视网膜经脉络膜传导到巩膜的桥梁之一。”

这项研究系统揭示了巩膜缺氧和近视形成之间的分子联系,为进一步筛选抗巩膜缺氧药物,选择性控制近视进展奠定了基础。

1560713782.jpg

研究人员在做动物实验

2017年年底召开的博鳌国际视觉论坛上,省眼科医院还发布了《近视科学防控博鳌宣言》,提出了近视防控的六大对策。

周翔天说,省眼科医院眼视光学在国际和国内的地位实现了从“仰视”到“跟跑”、“并跑”,甚至“领跑”的跃升。 

“我们开创的这条具有中国特色,符合中国国情,引领国际趋势的‘眼视光学’事件、发展之路,将在全体眼视光人的脚下越走越宽,越走越坚实。”

媒体链接:https://www.thehour.cn/news/203341.html?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Copyright 2017 © 版权所有 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眼视光医院 浙ICP备05076115号 技术支持: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眼视光医院信息管理处 联科科技